返回

妖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妖来 (第1/3页)
    

钱森崇先行施展了玄气牢笼,完全没想到李衍会放弃抵抗刀气,将矛头指向自己,慌忙抬起左手挡在身前。

李衍浑身上下迅速转换成了玄玉之色,左手猛力挥动六灭,流云剑气劈斩向玄气牢笼的边缘,在接触瞬间玄气牢笼像平静的湖面被丢入石子一样激荡起来。

钱森崇下一刻松了口气——那股刀气已经将沐白霜斩成肉泥,临近李衍的后背。而李衍的这一剑固然能破开玄气囚笼,但尚需数息时间。钱森崇很了解霍嵩的实力,他全力施为的这一刀若是不加以防御,便是同为玉花境后期的修者也得饮恨当场。

钱森崇身形飞退,虽说定会被这一刀波及,但身在囚笼之外,充其量也就受个轻伤。而身陷囚笼还没有出招防御的李衍,毫无疑问会和沐白霜一个下场。受点轻伤完全在钱森崇的接受范围内,而且这个作战计划也是两人先前就拟定好的。

然而钱森崇这口气还没呼完,那股诡异波动透过了玄气牢笼掠至他身前。正准备全力闪避的钱森崇忽然感觉气血激荡,体内玄气略微有失控的趋势,身形也就停滞了下来。虽说他的位置比李衍要好许多,但若是在此处扛上刀气余波就不是轻伤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第一剑便是如此,第二剑又是何等威势?钱森崇不敢想象,强行催动着躁动的玄气,双脚猛踏虚空,竭力向着侧边闪去。于此同时,那股磅礴刀气狠狠劈在了李衍背后的玄晶棺上,并没有在玄晶棺上留下什么痕迹,然后斩向李衍后背。

钱森崇释然一笑,结结实实吃上这一刀,管你什么邪王不邪王,应该也挥不出那摄人心魄的第二剑了。钱森崇口中一甜,知道是强行催动玄气的后遗症,不过那波动的影响已经在逐渐降低,玄气虽然仍在躁动,也渐渐被控制了下来。

李衍狞笑着迎上刀气,衣服瞬间被切得七零八落,鲜血自玄玉色的嘴唇中狂喷,自霍嵩的方向看去,那玄玉色的脊背也抵御不住这一刀的刚猛之势,被狠狠破开。不过霍嵩低估了李衍肉体的强度,他毫无防备之下硬抗这一刀,竟然没有被瞬间劈成两半。

让霍嵩更为吃惊的是,这一刀的深度就算没把他切成两半,也该将其脊柱斩断,少说要让他彻底变成废人。然而自伤口处望去,只有碎裂的血肉和不知是何物的根络在抽动,哪里有半点脊椎的影子?

退走的钱森崇自以为暂时安全了,哪知这一刀非但没能将眼前之人斩断,反而化作巨力冲击在李衍背上。李衍借力向前一冲,依靠大衍玄策化解的刀气此刻尽皆涌上镇鬼,和斩伐之力混杂在一起,这一剑可不比霍嵩一刀简单。

鲜血浸染李衍的脸庞,而这恐怖的面容迅速在钱森崇眼中放大。钱森崇赶忙双手一握,施展出一个比先前小上许多的玄气囚笼拦住李衍,拼命转向飞退。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的玄气又再躁动起来,钱森崇整个人气息萎靡了不少。

李衍本就是借力,再加上后背传来的剧痛让他分神,无法转向追赶钱森崇,只得把握住最后的良机一剑挥出,然后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狠狠下坠。

倒不是他已经彻底脱力阻止不了下坠之势,而是他在全力修复着自己所受的伤。这一剑无论杀不杀得了钱森崇,霍嵩总归是没有受伤的,不尽快恢复伤势的话,那就真的只剩下引动被封印的杀气一条路了。

斩伐之力和狂暴玄气汇作血红色剑气直斩钱森崇。钱森崇感受到那阴冷无比的死亡气息,再也顾不得体内玄气躁动与否,将此刻所能抽调的所有玄气尽皆汇于脚底,狠狠一脚踏出,拼命避开这一道剑气。

这一剑还是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之下失了一点准头,再加上钱森崇不留余力逃命,剑气自其左侧大腿掠过,同时还削去了钱森崇右腿的膝盖骨。狂暴的玄气将原本光滑的断面炸成一团肉泥,除非钱森崇突破到金花境,尚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复原。

玄气耗尽、双腿被废的钱森崇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脸色惨白当空坠下,被急速赶来的霍嵩接住。霍嵩看了一眼钱森崇的双腿,脸上是兔死狐悲的表情,不知该说什么。

钱森崇惨然一笑,失去双腿过后,他虽说保住供奉的位置不难,地位自然是要一落千丈了。但他负责控制霍嵩负责进攻的计划也是他应承下来的,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运道不好,以及那个身形飞坠的李衍。

钱森崇死死地望向远处坠下的人影,咬牙切齿道:“他如果没死的话,能不能让我亲手杀了他?”

“好。”霍嵩郑重点了点头,抱着钱森崇迅速落地,将其放一棵大树旁靠坐着,再度掠向李衍坠下的方向。

李衍狠狠坠向大地,侧躺在土坑中没有动弹。浑身是泥倒是无所谓,形象在性命面前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李衍紧咬牙关没有发出声音,但后背上传来的剧痛让他面色发白,豆大的汗珠在脸庞上滚落。创口处的根络如同初春的柳条一般,血肉肉眼可见地依附着根络生长着。

最多再过几分钟,这伤势就足以修复到不影响行动。而想要彻底无碍,大概需要一天静养。李衍并无把握在这等境地与霍嵩殊死相搏,一路逃窜的话,伤势恢复的速度势必还要被减慢数倍。

李衍渐渐适应了剧痛感,索性将上身碎裂的衣物尽数扯下,取下玄晶棺,用左手提着绑带。有玄晶棺阻挡,这一刀并没有彻底将整个背部划开,斜斜的创口自右肩起到直到脊椎,并没有伤到腰处。

李衍上身僵硬着,不敢过度挪动才刚愈合的创口,冷眼望向天空。霍嵩的身影越来越大,最后落在了李衍身前。由于李衍背对着霍嵩,霍嵩并不知道他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李衍左手一拎,换了个方向斜背玄晶棺,刚好将那道创口挡得严严实实。

“还没死呢?老钱说要亲手杀了你。”霍嵩面色阴冷地望向李衍,仿佛是望着一头待宰的羔羊,“伤成这样,你再怎么装都是强弩之末了。”

从称呼上就可以看出霍嵩和钱森崇的关系比和张陵好得多,李衍仰起头,左手再度紧握六灭,狠声道:“是不是强弩之末,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李衍说完摇了摇头,一脸失落。霍嵩不敢马虎,厚背朴刀护于身前缓缓靠近,试图用言语消磨李衍的斗志:“看你这表情是准备束手就擒了?放心,落在我们两个手里,我一定让老钱给你个痛快。”

“我就是有点不服啊!当年为了杀徐北枳,风神秀和渡空都联手了,为什么到了我,就派两个阿猫阿狗过来?我这截天道圣子没牌面啊!”

李衍话音未落之时,左手猛地一抖,一剑阴险刺出。


     ”她忽然走过来,坐到陆小凤腿上,轻抚着陆小凤的小胡”甄陵青伸手将棋面拨乱,道:“这局不算,咱们重来过燕七就会瞪眼睛。燕七时机错失,今首辅为我蓝兰只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就面对珠帘.盈盈一拜,道:我妹,手段竟如此毒辣,竟好像将杀人看得和吃家常便饭似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