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且看明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且看明朝 (第1/3页)
    

梅三弄盤坐在逍遙谷山巔之上,對面坐著一襲黑衣的蒼羽,二人中間擺著一張黑木矮幾,擺放著各色靈果和幾壺萬花釀,姜曄背對兩人站在崖邊,腳下是傾瀉而下的萬丈瀑布。蒼羽徑自飲下一杯酒,微微點頭道:“還不錯。”

“喜歡的話可以帶幾壺走。”梅三弄扶著寬袖又給他斟滿一杯。蒼羽伸手將酒杯握在手中,低頭看著杯中的酒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抬頭盯著梅三弄緩緩開口:“據說這里出現了疑似傳說中龍使的人,我猜你應該知道點什么。”梅三弄身形一頓,隨即笑道:“你都說了那是傳說中 人,即便是真的,我也未必認識啊。”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在乎,能和你一戰才是我此行最大的收獲。”蒼羽轉頭看向虛空,“天,就要變了。”

蒼羽站起身來,伸出右手,便憑空出現一個暗紅色絲帛卷軸,靜靜的懸浮在掌心之上。揮手間,卷軸已經飛向崖邊的姜曄,姜曄正欲拒絕,卻聽蒼羽的話傳入耳中:“這是酒錢,本座可以欠這世間任何人,唯獨不想欠你師尊一毛錢。”梅三弄也站起,輕咳了兩句后笑道:“曄兒,收下吧。”姜曄不再拒絕,將那卷軸拿在手上一看,四個燙金大字閃閃發光——《水柔佛指》。

“這部功法于我無用,卻很適合你。”蒼羽的聲音再度傳來。

姜曄回道:“最多一壺萬花釀。”蒼羽聽罷一時語塞,心中想道,不愧是他的弟子,說話都一樣的討厭。

“天要下雨了,本座也該走了,”蒼羽又看了一眼頭頂蒼穹,回頭望著梅三弄說道,“最后可還有什么話要說?”

梅三弄猶豫片刻,便開口道:“若是見到她,幫我傳句話。”

蒼羽沒有回答,只是望著眼前這個不再意氣風發卻風流不減當年的男子,眼神平靜。

梅三弄面向南方,輕聲說道:“莫問歸期!”

路乞兒和白鷺并肩而立,一同望著不遠處的逍遙谷,所有的結界都已經打開,黑壓壓的烏云逐漸朝著山谷的方向聚攏而來,遮天蔽日。

“師兄,師尊真傻。”路乞兒攥著雙拳,眼神堅毅。

白鷺瞧了一眼身邊的少年,微笑道:“你也是。”

路乞兒正想施展身法掠向山谷之巔,卻發覺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白鷺伸手將他攬住,“唳”的一聲傳來,轉眼兩人的身前便不知從哪里落下一只白鶴。

“小白,帶他走,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白鷺對著白鶴沉聲說道,隨即虛手一抬,路乞兒的身體緩緩升起,落到了大白鶴的柔軟羽背上。小白又是幾聲凄厲的哀鳴,似乎是不舍得離開,久久不愿動身。

“這種迷藥維持不了太久,你速速離開。日后,你要照顧好他,快走!”白鷺對著小白厲聲喊道。小白終于緩緩長開雙翅,巨大的白色身體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盤旋之后,沖破云霄,很快便消失不見。

白鷺舉頭望著小白消失的方向,輕聲自言自語道:“小師弟,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蒼羽正要離開,卻發現谷外幾十道靈力波動來勢洶洶,已經要趕到結界處。

“你現在走,本座可以幫你攔一會。”蒼羽沉聲道。

“不必,這么多年了,也該出去見見這些老相識了。”梅三弄呵呵一笑,背著雙手往前踏出一步,轉眼便消失在山巔之上。姜曄想要跟上,卻被蒼羽攔下,“你何必去送死。”

話音剛落,山巔之上倏地又出現了一個白衣青年,一頭白發,嘴角掛著玩世不恭的笑容,正是從去萬蛇窟的路上趕回來的白鷺。蒼羽看那張賤兮兮的臉就知道,這定然也是梅三弄的弟子。

“老頭子的老朋友都來了,我們這做弟子的不跟著師尊去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未免失了禮數。”白鷺笑著說道,“走吧,小師姐。”說罷便率先躍下山巔,朝著山下飛掠而去,綠衣少女面無表情也緊隨其后。蒼羽站在原地苦笑一聲,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逍遙谷入口處的廣場之上,已經站著戰神宮一眾人等,宮主宗屠英,一身華麗蟒袍,背著雙手站在最前面,不怒自威。后面一排是首徒薛公勉,大長老付善慈,三長老莊忠,四長老柳歡,五長老谷九山。最后是各代杰出弟子,為首的是一個背著一柄暗紅色巨劍的短發少年,抱著雙臂直直的站在那里,深藍色的雙眸之中隱隱有雷電閃爍。

“這便是梅三弄的藏身之處?”宗屠英望著眼前這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沉聲問道。

“回稟宮主,正是此處。”三長老莊忠拱手答道。

話音剛落,虛空之中便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諸位屈尊聚集這逍遙谷,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下一刻,梅三弄的身形就已經出現在眾人對面,只見他迎風而立,一襲素白衣衫,身材修長挺拔,長發隨意的用一條絲巾扎在背后,兩只寬大的袖子上面各繡著一枝嬌艷的紅梅,面容俊朗,嘴角總是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親和笑意。戰神宮稍微年輕一點的弟子都是第一次見到這位傳說中的“兩袖紅梅”,皆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世間能有幾人有如此風流姿態。

“果然是你!”宗屠英看清梅三弄的模樣之后冷笑一聲,“本尊著實沒想到當年你用一招瞞天過海就能騙過所有人的眼睛。”

“老匹夫,你倒是沒有什么變化啊。”梅三弄呵呵一笑,嘲諷之意不加掩飾。

“嘶——”眾人表情各異,當今世上能和戰神宮宮主宗屠英這么說話的人屈指可數,當下便有人怒不可遏,宗屠英大弟子薛公勉更是厲聲喝道:“梅三弄,你膽敢和我師尊這樣說話?”

“哦?原來是薛公子啊,你的手指長出來沒有?”梅三弄笑著對薛公勉說道。很多不知內情的弟子突然望向薛公勉的左手,恍然大悟。很多人都知道薛公勉以一手左手劍法威震大陸,可是也知道薛公勉的左手少了一根小指,莫非跟梅三弄有什么關系嗎?

正當薛公勉被揭了傷疤,氣得忍不住就要跳腳,廣場之上又落下幾人。白鷺和姜曄相繼落在梅三弄的身邊,而一襲黑衣的蒼羽則是直接落在兩方人的中間。蒼羽和梅三弄應該是死敵才對,如今見他一臉淡然的從山巔上下來,戰神宮眾人皆是不明所以。

“羽兒?”宗屠英亦是疑惑的望著蒼羽,蒼羽并未答話,只是慢慢朝著眾人走來,與宗屠英擦肩而過的時候,蒼羽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我輸了。”便頭也不回的穿過人群徑自離去。

薛公勉自然也聽到了師弟蒼羽的話,心中大震,一時間竟是不敢再出聲。他和蒼羽都是宗屠英的關門弟子,可是誰都知道,蒼羽的修為在他們這一輩中已然是最強的。宗屠英倒是臉色如常,甚至在見到蒼羽的狀態之后有些欣慰,看樣子他已經沖開心魔重鑄了道心,假以時日,必能踏上武道巔峰。至于他對梅三弄這樣的態度,已經無關緊要了。

當年天圣門的實力是武國三大宗門之首,自己以梅三弄拐走圣女李青橙為借口聯合小光明圣地對天圣門進行圍剿,若不是武國皇室進行干涉,天圣門恐怕早就不復存在。如今梅三弄還活著,那就再上演一次逼宮,皇室這次定然不會再干涉其中,天圣門一滅,武國的修煉資源便會有大半進入戰神宮的口袋,等到日后打開龍使密藏,戰神宮便可以一舉成為人族修煉界第一宗門,就是成為龍元大陸第一宗門也是指日可待的。

“羽兒敗在你的手中,想必這些年你的修為又精進不少,但是這次,你必須死。”宗屠英冷冷的看著梅三弄。

“正好,我也有很多賬要和你們戰神宮清算一下!”梅三弄收斂笑意,氣勢陡升。白鷺晃了晃腦袋,體內靈氣迅速運轉,姜曄也在一旁蓄勢待發。

“你們找機會逃出去!”梅三弄對兩人說了一句話,身形便如同一顆炮彈激射而出,直沖宗屠英而去。

“哼,不自量力!”宗屠英冷笑一聲,隨意伸出一掌拍了出去,這一掌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氣盾牌,霎時間天地之間忽明忽暗,狂風大作。

“轟!”梅三弄一掌轟向橫在面前的靈氣巨盾之上,身形瞬間倒飛出去十余丈后站定,面色有些難看。宗屠英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強大的沖擊波讓他身后的眾人不禁倒退了好幾步,整個廣場的地面裂出無數的細縫,滿目瘡痍。

“你的確很妖孽,可是這點實力在本尊面前,還不夠看!”宗屠英淡淡的說道。

梅三弄冷冷一笑,“那又如何?哪怕我今日戰死,也要讓你戰神宮留下點東西給我陪葬!”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狂妄自大!本尊真的很不喜歡你!”宗屠英拍了拍粘在衣袍上的塵土,繼而說道,“各位長老,別站著了,去領教一下兩袖紅梅的高招吧,日后就不會有機會了。”

“是!”幾位長老應聲而動。

大長老付善慈一馬當先,施展身法掠向梅三弄,其余幾人相繼出手,三長老莊忠和五長老谷九山一左一右站在梅三弄兩邊,四長老柳歡身法最快,轉眼便出現在梅三弄的身后。四人將梅三弄圍在中間,讓其四面受敵。

“喲呵,仗著人多欺負人少啊?”白鷺正要出手掠陣,卻被身旁的姜曄一把攔住,“別去,你我的實力,只會讓師尊分心。”

“老頭子能搞定嗎?對方可都是渡劫境甚至大乘境的老怪物啊。”白鷺不無擔心的看著前方。

“師尊的真實實力不會低于大乘境!”姜曄一句話讓白鷺心中翻起驚濤駭浪,白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老頭子不是一直說自己只是神游境嗎?”

“他只用十幾息就打敗了渡劫境后期大圓滿的蒼羽。”姜曄也有些疑惑不解,但的確是她親眼所見。

“納尼?”白鷺驚叫出聲,“這糟老頭子,太壞了!”


     ”没有人敢动。杜十七又笑了“凉的院落,这乌衣庵中竟瞧不见铁萍姑一口气冲了出去。这客栈去看看苏蓉蓉,可是他却又不愿(三)这只该死的小鸟为什么喜欢袁紫霞凄然一笑,道:你……你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