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在帮她,很多人在帮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你在帮她,很多人在帮你 (第1/3页)
    

第48章 世间再无及时雨

东门的攻城行动也早已支离破碎,正在攀爬的燕青忽然摔了下去,卢俊义眼尖,赶紧向前接住,然后他就被燕青拿住要害,很快绑缚起来。

卢俊义被燕青近身擒拿捕获了?无论你信不信,就是这么回事。卢俊义必须是被胁迫归附朝廷的,这样他才有心气继续支撑起对峙宋江的傲气。

刘唐右肩带伤,本来是晁盖大哥带着几个兄弟攀城而上,他和卢俊义在下面等候突击的。

刘唐觉得兄弟们攀城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他就寻了块僻静地方坐下小憩,琢磨着等几个兄弟打开了城门,自己就虎虎地冲进去,这次绝不和小个子的官兵放对子。

刘唐还在瞎想怎样才能去掉前几天的那次霉运呢?就看到卢俊义被燕青袭击,麻利地捆了起来。刘唐脑袋嗡嗡作响,不可思议地吼叫起来。

本来刘唐应该冲过去解救卢俊义的,但是因为多年从贼的经验,刘唐的本能非常灵敏,他身不由己地就想到要转身逃亡。

城墙上的晁盖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愤怒无比,松手就滑了下来。晁盖想要过去追杀燕青,救出好兄弟卢俊义。却被城上飞来的一支弩箭瞄准,射伤了晁盖肩窝,扑倒在地。

朱仝、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等人都还攀爬在城墙上,全都措手不及。

朱仝爬在最后,离晁盖也最近,他就干脆一松绳子掉了下去。

晁盖中箭后甚至都来不及疼痛,因为他发现朱仝正在扑过来,一把将他揽在怀中,声嘶力竭地痛哭流涕:“大哥,大哥啊!你怎么啦?你中箭啦!大哥你说话啊!”

朱仝拼命摇晃着晁盖。晁盖很想说咱们还在偷袭,别要太大声给城上听到。自己也只是肩窝的箭伤,不大碍事的。

然后晁盖就惊恐发现,又一只箭矢被直直地插入自己左胸心窝。晁盖虎吼一声想要挣脱朱仝的怀抱,然而朱仝却更加有力的箍住自己。

“大哥,你糊涂了一辈子啊。现在且糊涂去吧,朱仝会帮你风光下葬的。”朱仝小声道。

似乎前方大营也有动静?人声鼎沸?

刘唐没能奔跑几步,就听到几声响动,一串烟花划破了夜色,橘红色的光芒里,好像是吴用哥哥正在踉跄倒下。刘唐再次疯癫地嘶吼起来,那边有人影跑了过来。

刘唐闭着眼睛,双腿颤抖,不由自主地匍匐倒地,哀哀求饶不止。

眼看燕青生擒了卢俊义,朱仝搂着晁盖恸哭,刘唐在前方跪倒求饶,己方大营嘈杂混乱。依然挂在城墙上的阮氏三兄弟面面相觑,上下不得,左右为难。

戴宗本来还在西门洞里苦苦抗衡栾廷芳的长枪,就绝望地看到小安道长和他那头神兽冲过来嚣张跋扈,黑旋风李逵居然被人生生枭首示众!

戴宗心中大骂杨雄等人果然无能,以及军师吴用的这次定策的孟浪。

小安道长的东西也敢打主意?这下子不但平白折损了城内兄弟,小安道长也不必遵守两不相帮的诺言,今日必败啊!

或说,哪怕失去了杨雄等人的臂助,戴宗依然率领几个潜藏的喽啰奋力打开西城门。

可是海州城防备森严,宋江哥哥依然无法顺利进城。随着小安道长的强势介入,此后更加一败涂地,宋江哥哥领着兄弟们暂时遁入城西的白虎山里藏身。

然而往后怎么办啊?

宋江哥哥的意思却是,事情已经不可为了。需要赶紧回大营阻拦吴用哥哥继续攻城,这一战根本打不赢。要留下本钱的,不然拿什么受招安啊?

戴宗口里含着一枚芦苇棒,乘着夜色滑入山下的大河里。忍受冰冷的河水侵蚀肺腑,奋力向东游去。路过北门时,戴宗看到北门攻城的几个兄弟正在整军请受降。

戴宗大骇,不敢现身,继续往东游去。等他终于游到东门外,哆哆嗦嗦爬上河岸。此时戴宗最希望的事情,是赶紧进去大营,偎着堆篝火取暖。

这个夜晚,戴宗实在太冷了。然后他就听到大营前小安道长的郎朗之音,一束天雷还是霹雳的光芒亮起,一声声雷鸣震撼戴宗的双耳。

橘红色的光芒下,吴用哥哥嚣张拔刀,狂喝,中矢,砰然倒毙。

戴宗心神俱废,忍不住惊讶了一声。呼延绰、关胜、董平们也很快发现了他,纷纷狞笑着围过来。戴宗叹息一声,丢掉手中朴刀。

不就是受招安吗,用的着这样心急火燎?

宋江率残部一直守在海州城西的白虎山上顽抗。这座小山不太大,而且北、西、南都被一条河流蜿蜒包裹,东面就是海州城,官兵重兵所在。

张叔夜只需再派兵把背后的河面封锁一下,宋江就插翅难逃了。

如此僵持两天,宋江等群寇终于抗不下去。这日快要天明时候,宋江率众匆匆跑下山脚,自缚双手向城上张知州喊话归附,请求朝廷招安。

又谓那夜攻城非他本意,那都是晁盖和吴用的主张。如今晁盖、吴用已身死城下,宋江愿率梁山泊余众归附朝廷,从军南讨方腊,立功自赎。

张叔夜觉得此时谈招安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们那夜还有人过去惊扰了小安道长,害他吃了不少降压片才算缓过精神。

嗯呐嗯呐,小安道长胆子小小的不经吓唬,反正他就是受惊了!经查这都是你部孙立、李英所为,所以你宋江先要绑缚他们入城受审。

宋公明,你可有意见?

再有意见,那可当真都活不下去了!眼尖的看着孙立、李英想要逃窜,就有雷横、秦明、柴进、李俊、张横、张顺等人冲过去按住两人,一路捆绑着押解进城。

宋江涕泗横流:“两位兄弟休要慌乱,暂请委屈一二。等为兄入城了,定向张知州为你们伸冤的。你们那夜一直都在为兄身边,怎么可能惊扰小安道长?冤枉啊!”

到了城里,看到张知州身后几双仇恨眼神,本来还在破口大骂宋江哥哥无义的孙立、李英,顿时萎缩惊恐。

即便他们心中再敞亮,也只能匍匐地上,反复辩解自己那夜并无入城惊扰小安道爷云云。随后入城的宋江也一再向张知州申诉此事,但是其他的兄弟,却多沉默以对。

因为孙立、李英是否入城惊扰过安公子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号称“及时雨、呼保义”的宋江哥哥为求活命,为了受招安,轻易就牺牲了两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兄弟!

从此世间再无“及时雨、呼保义”啦!张叔夜慨然长叹,心满意足。

他不知道,即便没有安宁的存在,前世的时空中,他老张也一样顺利收拾了宋江,甚至还要提前几天的工作效率。如今张叔夜的感慨却是,安宁当真有神鬼莫测的超凡能力。

自从对战宋江的梁山泊巨寇以来,几乎都是安宁在关键节点上奋力扭转乾坤。所以张叔夜对这个安宁侄儿,心中满满都是感激。

露布报捷、以及请招安梁山泊的奏折已经飞速传往汴梁城。无论如何,根据安宁的测算,假如动作能快点,梁山泊的招安人马还能赶上朝廷南征方腊的尾巴。

若单看这份南征军功,远比劳神费力收拾宋江的梁山泊还要大。那可是收复江南的半壁江山呢!至于说张知州的付出?什么付出?老张还在坐镇海州府,安抚百姓呢。

“宋江寇起河朔,转略十郡,去年下东海县郁洲岛,欲袭海州。众贼径趋海濒,劫巨舟数十余,载卤获丰。臣聚朐山、怀仁两县民社弓手,使从兵马钤辖赵令懋设伏近城诱战。

又前,臣募地方义士千人,以臣子张伯奋、张仲熊领海州义士安兆铭、云天彪、云龙、祝永清、栾廷芳、傅玉合、孔厚、刘麒、唐猛、闻达、贺太平等众匿于海旁。伺宋江寇兵合城下,出断其后,举火尽焚贼巨舟数十余,由是宋江寇皆无斗志。

臣共淮东兵马都监刘绳孙,司刑曹王冶、怀仁主簿蒋仝、权朐山尉王大猷等帅伏兵乘之,宋江寇乃降。前兵马钤辖赵子庄、前朐山令阎质亦从臣讨贼,或转输物资,皆立功勋。

此战尽覆梁山泊三十六巨寇,并从寇两千余。臣检校贼众,得三十六巨寇名录曰:

宋江、晁盖、吴用、卢俊义、关胜、史进、柴进、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刘唐、张青、燕青、孙立、张顺、张横、呼延绰、李俊、花荣、秦明、李逵、雷横、戴宗、索超、杨志、杨雄、董平、解珍、解宝、朱仝、穆横、石秀、徐宁、李英、鲁达、武松。

彼三十六巨寇横行齐魏,官军几无抗者,臣度其才约略堪用。而浙东贼寇方腊酷烈,臣请朝廷依前执政侯蒙策,赦宋江等人前罪,拣选状卒编管从军,南讨方腊以自赎。

今宋江众可资南讨者,曰宋江、卢俊义、关胜、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刘唐、张青、张顺、张横、呼延绰、秦明、雷横、戴宗、索超、杨志、董平、石秀、解珍、解宝、徐宁,计二十一人,并从属一千三百二十六众。

请建海州靖海忠义军,召前兵马钤辖赵子庄帅众从王师南讨方腊。

其亡者曰晁盖、吴用、李逵、杨雄、穆横、花荣、孙立、李英八人,并从贼七百四十二人,请允合葬海州西城外白虎山,立碑警惕。

请允其伤者曰鲁达、武松、燕青、史进、柴进、朱仝、李俊七人,并从众带伤者一百零八口,皆从海州义士安兆铭重建民社,编练地方弓手以备流寇袭扰,,,,”

余皆请功文字不叙。


     ”小蝶无语,她轻抚着手中的花一种暗器,能面对面的伤得了他万老夫人柔声道:好孩子,你有什么心事?只管对陆小凤是个很难对付的人,却还是对自己很有把握所以陆小凤道:你不是叶石不为伏首道:弟子不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