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神山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落神山脉 (第1/3页)
    

十天的时间,江南、申南、云无影都不见了踪影。截天道虽说不同于一般宗派,各种规矩形同虚设,但在大事上也不马虎。通知其他两大圣使和两大圣兽,让他们妥善安排好事务后赶赴此地,时间其实并不算太充裕。

而李衍作为事件的焦点人物,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无论白天黑昼,只要兴起了便和苏灵儿在海滩上走走停停捡拾贝壳,或者去林中漫步,好像是来这里游览的爱侣一般。以他们的修为,洗澡也只是个形式,玄气涌动间便能剔除身上的污垢。

李衍轻抚着苏灵儿的秀发,心底微微有点歉意。他知道苏灵儿最爱洗澡,是一种刻在她骨子里的放松方式。海边石堡很大,截天道的人也充分发挥了务实精神,里面用于居住的房间并不少。但苏灵儿并没有提出任何要求,而是默默在海边陪着自己住在帐篷中。

一想到这,李衍忍不住用刚刚轻抚过苏灵儿秀发的手抽了自己一嘴巴——让你嘴贱,让你嘴贱!

苏灵儿一脸愕然地看着忽然抽风的李衍笑了起来,那笑容倒映在流动的清溪中,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子坠落凡尘。

荤话小聊怡情,天天说便是给自己找罪受。两人闲游之时极少开口,或是李衍摘下一朵山花递给苏灵儿,或是苏灵儿结个草戒给李衍戴上。

苏灵儿笑完,停下了脚步,将裙子提到膝盖处,蹲下身子侧过头去,捧起清冽的溪水揉搓垂下的发梢。李衍也静静蹲下,用水仔细洗了洗手,帮苏灵儿清洗那本就干净无垢的发梢。

良久,苏灵儿缓缓起身,甩了甩头,秀发沾着溪水拍打在李衍脸上。李衍又再牵起苏灵儿的手,二人继续向前漫无目的地走着。

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露水渐重,空气清凉而湿润。木叶之上凝结的露珠晶莹剔透,时不时在二人穿行林间之际滑落下来,别有一番趣致。

苏灵儿缓缓停下脚步,李衍扭头看向她,一滴露珠恰巧滴落在朱颜之上,不知露珠和人谁更水润。

李衍擦去苏灵儿脸颊上的露珠,开口道:“约摸是夏天到了吧。”

苏灵儿转过身去,面向来的方向,展颜道:“走吧,圣子。”

“已经是第十天了啊,时间过得好快。”李衍眼中似有不舍,终于还是再度牵起苏灵儿的手,低语道,“灵儿姐,出去之后我们找个地方好好泡个温泉如何?”

“嗯~”苏灵儿软糯地应道,二人缓缓沿原路返回。

……

石堡之内,江南早已落座。举行祭道大典的地方并不算太大,至少和截天道的实力不太相符。中央是个五丈大小的太极图,八卦所对应的位置有八张足以五人并坐的石椅,江南则是坐于坤位对应的石椅之上。

祭道大典召开的时间定于午时,然而天才刚蒙蒙亮,江南、圣使、圣兽早已就位。祭道大典是截天道的盛事,每次祭道大典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了截天道的兴衰,不容众人儿戏。

一个身高五米的汉子不住走动,双臂摆动的幅度暗示着他内心的不满。此人正是申南、云无影口中的“老铁”——铁甲犀铁昊。

他的形象倒是和李衍想象中相去甚远,毕竟五米的身高,再加上罗圈腿十分严重,膝盖之间的距离确实足有一米,但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喜感。不过要说夹老母猪的话,竖着叠上去,三头都能夹得住。

铁昊走了半晌,一屁股坐下,闷声道:“这人好大的排场。”

“着什么急?册封北枳圣王为圣子的那次祭道大典,北枳圣王午时才到。”一个身着黄袍的中年男子静坐着,一脸金色虬须,正是三大圣兽之一的金毛吼金池。

“哟~老金啥时候这么沉得住气了?”一麻衣男子很没形象地横卧在石椅上,头枕着一边扶手,脚翘在另一边扶手之上。此人则是两大圣使之一的林莲明。

“毕竟能怼老铁的机会不多。”一个身着绸衣看起来年轻且风流的男子说道,他便是另外一个圣使——田问。

此言一出,连江南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三大圣兽中,金池和申南没有子嗣,一直都在铁昊面前抬不起头来。金池脸上那一圈金色虬须炸起,活像个狮子一般。他咬牙切齿地瞪了田问一眼,紧紧闭上了嘴,不想再成为众矢之的。

“没事,老金!我跟你说应兄弟妙手回春,我家那婆娘现在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然而金池不说话,申南依然没有放过他的架势。

金池狐疑地看了申南一眼,心底更难受了——以往还有申南一道被“公开处刑”,现在申南也在自己面前神气活现起来。

“可惜啊,医者难自救,我那应兄弟也不行。”申南说的话虽然阴阳怪气,但从语调上看来,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

“咳咳咳,申兄上午好啊。”

石堡的门忽然被推开,晨曦透过大门洒在太极图上,整个大堂内看起来亮堂了不少。李衍牵着苏灵儿缓缓走来,望着空悬的两个位置站定。

“嘿!刚跟他们说起你不行,你就来了!这不巧了吗?”申南毫无忌讳说道,“随便坐,随便坐!别客气。”

这八张石椅,乾位属于圣子、圣王,坤位属于道魁,申南这句“随便坐”本来没什么毛病。李衍被申南一番话说得有些怀疑人生,望着最远处的江南,随意向着最近的一把石椅走去。

苏灵儿自知这种场合本应该在外边静候,但已经被李衍带了进来,于是便准备在石椅旁边站定。李衍一眼便看穿了苏灵儿的心思,将她轻轻按在石椅上,解下玄晶棺置于身旁,于石椅最中央坐下。

“哈哈哈哈!当年北枳圣王也是一眼就看上了‘乾’位,你们说巧不巧?”申南憨笑道。

“哦?不是随便坐吗?”李衍皱了皱眉,自问自答道,“这位置是圣子的还是圣王的?没事,早坐晚坐早晚要坐。”

“好大的口气!小子,我希望你待会儿能拿出让我铁某人心悦诚服的本事来!从这个位置灰溜溜下来可不好看!”铁昊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道。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好像来早了点,还有一个时辰才到午时。”李衍望向对面的江南问道,“大家先唠唠家常?”

“越看越觉得你像北枳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直接开始吧。”江南倒不是拘泥于死板形式的人,缓缓起身。


     ”却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能:你这呆子,你想我怎会对双双叹道:那也许只不过:你刚才并没有出手救我早点虽然简单些,素菜还是做得气,慢慢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