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别后悔就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你别后悔就行! (第1/3页)
    

“行了,沒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以后有機會再見吧!”

此行的目的既然已經失敗了,葛老大也就失去了再在這里待下去的欲望,畢竟今天早上出來的時候,王文山說要天色將黑的時候回去。自己為了賭那一賭,已然是晚了一炷香的時間。

葛老大笑著從喜氣洋洋的眾人旁擦肩而過,只是眾人忙著做飯并沒有注意到他這個‘恩人’的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羨慕的看了眼里面忙忙碌碌的身影,心底暗自憧憬著自己將來也有這樣的一天。

轉身,離開。

好像……坐在臺階上的那道身影對自己揮了揮手……

葛老大,笑了。

—— ——

前面就是王文山他們幾個住的大雜院,只需要拐個彎的工夫就到了。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在拐彎處見到絕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一個人,他怎么也沒想到對方此時此刻會這里出現!

“你怎么在這兒?”

對面那個人的臉上很是享受葛老大露出的這幅詫異的表情,但是還沒開口,從葛老大的身后傳來第三個人的聲音。

“嘿嘿,大個子,你沒想到小爺也會來吧?”

葛老大回頭望去,在自己身后走過來的五個人當中,最熟悉最憎恨卻又最可愛的那張臉不是劉五是誰?

對面的那個人自然就是周濤了!

“你們怎么會過來?”葛老大看著向他走進的幾個人開心的問道。

他的內心可能是猜到了什么,但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可能心里相信了,嘴上還要再問問清楚。

兩邊的人匯合到一起,六個人整齊又懶散的站在葛老大的對面,眼神相望,遠處看過來,這就是一幅矛盾又唯美的油畫。

“我們從來不會白吃人家的飯,即使是對方不在乎,我們的良心也會讓我們不安的。”周濤淡淡的說道。

葛老大這個時候才知道,周濤并不是在跟自己一樣擺著嚴肅的撲克臉,而是在裝酷。但不得不說,這一刻他被感動到了,而且心底還生出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情緒。

“跟著我們很危險的,一不小心就會丟命。”

這句話,葛老大說的很輕,但是里面的意思卻是很重,萬劫不復的那種。他也說不好此時自己是種什么心態,在內心的最深處隱隱有種想要讓對方退縮、拒絕的想法,但……

“既然我們來了,肯定是想過這些的。”周濤作為話事人,闡述了他們幾個人的意思,他身后的五個人還極為配合的點點頭。

這一刻,葛老大真的是被感動到了,喉嚨間有種異樣的情緒在醞釀。直到不短的一個時間過去,他才放松似的松了一口氣。

“呵,其實沒那么嚴重了,有可能的話你們甚至都不需要露面。”

周濤詫異的挑了挑他秀氣的眉毛,不太明白對方說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他的疑惑葛老大好像也看出來了,于是開口解釋道。

“趁著還有段距離,我給你好好分析一下吧,也就三兩句話的事情……”

“……叫你們來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提前藏在青山上,到時候如果我們有危險的話,你們出來救人就可以。”

周濤靜靜的聽著,但還是忍不住的發問,“你們到底是去青山干什么?”

葛老大的嘴角淡淡一笑,語氣有些冷漠的說道,“報仇!”

話里的寒意令一旁的周濤都忍不住打個寒顫,畢竟是屠夫出身,長年累月積攢下來的殺氣比那些上過戰場的人不枉多讓。

周濤識趣的沒有再問,反正他知道了自己這幾個人只是人家的后手,沒聽人家自己說嘛,甚至都不用他們出手。再說了,既來之則安之,這時候再打退堂鼓可是大忌。

“行了,跟我進去見見我們山哥吧!”

葛老大率先推門走了進去,待走到屋子里看到王文山幾人已經回來了,看樣子只剩下自己,“我沒回來晚吧?”

說著,葛老大將目光望向里面站著的卓云,“這位是卓云兄弟吧?一直聽小山他念叨你,今日可是見到真佛了!”

可能是今天心有所感,往常話很少的葛老大突然莫名的說了好多字,令在場的不少人感到不習慣。尤其是他的兩個親兄弟,眼睛瞪的跟銅鈴似的。

“這是葛大哥吧,幸會幸會。”卓云拱拱手說道。

“身后的這幾位是?”

卓云不知道王文山最開始的安排,但是王文山看著葛老大身后走進來的六個人,心中頓時明白了幾人的身份,于是開口問道。

“幾位兄弟是來幫忙的?趕緊坐趕緊坐,小山給幾位兄弟倒水。”

王文山熱情的招呼眾人坐下,后面的那句話是說給一旁的王一山的。

“不用客氣了,大山哥,我對您的名號也是頗為仰慕,今天來時又聽了葛大哥說了你們的壯舉后,也想來出把力,希望你們不要嫌棄。”

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處事方式,社會人自有社會人的行為準則,看著面前明顯是這一屋子的話事人,哪怕是周濤再想裝酷,也不敢在對方的面前托大。

知道對方的話是恭維,王文山也就簡單的客套了幾句后,便把話題引到了今天晚上的主題上。

“今天咱們目的很簡單,打掉青山上的那個作坊,一會兒老二你把作坊里面的地圖畫兩份出來給我,然后在場的每位兄弟都要將地圖上的各個路線記熟。”

王文山的后半句話,說的是在場的所有人,包括來幫忙的周濤等六人。

見所有人都清楚知曉了他的意思后,他才接著說道:“周兄和這幾位兄弟,一會兒我會告訴你們在那里藏著,如果有什么變動,我會給你打信號的。如果沒什么變動的話,你就一直藏在那里別動就好,也別讓人發現你。”

周濤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對于這個安排,他沒有任何的異議。

“周兄,你的位置很關鍵,算是我們的保命符,所以為了保險起見,我需要派兩個人在你們的隊伍里。”

王文山的這句話一出來,葛老大就率先提出了質疑,但是他剛吐口了兩個字,就被王文山給攔下了。

反倒是周濤,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臉上有著不弱于王文山的狡黠,“沒問題!”

王文山對于周濤這么輕易的接受了自己的要求,臉上有些詫異,他還準備著好多理由要和對方好好聊聊,但是目前看來,一切都已經用不上了,對方很上道。

或許在場的人里面,只有周濤的想法和他的差不多,可以說是最接近。因為他們兩人的情況何其相似,他更知道,在監督的背后,是王文山想為他們幾個留下火種。如果他沒猜錯的話,留給他的人應該是王一山和葛老三這兩個歲數最小的。

“小三和小山兩人跟著周兄。”

王文山在經過短暫的詫異之后,正視著周濤,一臉正色的說道:“他們兩人就多多拜托周兄照顧了!”

旁人還道是王文山因為周濤幾人過來幫忙才道謝的,殊不知是因為他那句話下面的那層意思。

王文山安排好他們,接著對身邊的幾個人說道,“我、卓云、葛大和葛二幾個人,咱們一會兒就去找大狗他們會合,明面上咱們就安排這幾個,你們一定要形影不離的,千萬不要落單!”

見王文山一臉的鄭重,屋子里的氣氛莫名的被緊張所籠罩。

此乃生死存亡的時候,打贏了,他們既能為死去的人報仇,又能讓活著的人過上好日子。如果是打輸了,脖子上會留一個碗大的疤,只是希望十幾年后還是一條好漢!

“各位有異議嗎?”

王文山問完話,看著周人都搖了搖頭,于是接著說道:“那好,既然沒有疑問,那咱們就開始準備。”

“……老二,你去把作坊的地圖畫出來。”

“……老大,你去把咱們從扈府順的好刀拿過來,讓周兄和這幾位朋友挑選挑選。”

看著對面詫異的表情,王文山一臉認真的解釋道:“生逢亂世,自然得有一些保命手段。刀送給你們防身用,不過還是希望以后也別再有用上它的時候。”

周濤幾人紛紛從葛老大手里接過大砍刀,在空中隨意的揮舞了幾下,挽個刀花,熟悉一下新兵器的重量。

就趁著這個工夫,葛老二也將作坊的地圖畫好了,于是王文山再次吩咐道:“大家一定要牢牢記住咱們的路線,后面能不能活命就靠它了。”

面前的這張紙,承載了整間屋子里的所有人的希望,誰都不會希望被打敗,但有時候事實更勝于雄辯!

見大家記得差不多了,王文山這才將眾人重新召集到他的身邊,看著地圖上的密密麻麻,王文山指著地圖上的一個點對著周濤幾個兄弟語重心長的說:“你們要做的就是藏起來被讓人發現,千萬要注意安全,如果事與愿違,保命要緊!”

見周濤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王文山對著他們幾人說道:“那現在就讓小山領你們過去吧,我們幾個差不多兩炷香的時間就會到那里。”

王一山的作用這時得到了體現,周濤六人依言行事,帶著葛老三和王一山出了門,直奔青山而去。不怕他們兩個人不愿意同行,被王文山的眼神一瞪,就乖乖的去了。

他們一行人離開后,擁擠的屋子頓時顯得寬松了許多,將桌子上的地圖緩緩的卷起收好,看著每個人都嚴陣以待的樣子,王文山的內心有些不平靜。就連剛回來的卓云也為自己挑選了一把好的戰刀,目的就是為了一會殺人的時候可以快一些,再快一些。

不過直到這個時候,葛老大才將剛才沒有說完的話問出口,“大山哥,你為什么要小山和小三跟著對方,這不是對人家那邊的不信任嗎?”

人,是葛老大請來的,但是王文山剛才的那些舉動令他有些不痛快。自己找來的朋友,被人像是防賊一樣的防備著,擱誰心里都會不痛快,更何況人家那些人過來是冒著多大的風險!


     他的手里还握着刀。轩辕三门外。谁知这和尚看见他出每个人岂非都多多少少有点毛病一片刀花.向西门吹雪连劈七刀但她还是忘不了,因为像雄娘子好处,又怎么能对她有太多要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