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高层态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高层态度 (第1/3页)
    

虽是萍水相逢,却为肝胆相交,柳长歌深深地感觉到周民粗糙的面孔下隐藏着一颗干净的心,不啻为是一条铁骨铮铮的纯粹汉子,很是喜欢。

因此,当周民要柳长歌与他一起去参加白眉大侠的寿宴,柳长歌倒是来者不拒,乐地前往。

虽然不认识白眉大侠是何方神圣,那又何妨?

江湖人士,只要志同道合,便能成为朋友。

在柳长歌看来,周民品行端正,一身侠义,他的朋友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心想:“我刚刚进入江湖不久,不知人情世故,见识短浅,与周大哥到处走走,大开眼界,结交朋友,他在我身侧,更可时时答疑解惑,岂不正合我意!”不过眼前尚有许多迫在眉睫的大事,需逐一办理,柳长歌一时抽不得身,幸而寿宴在三个月之后才会举办,时间充裕!

柳长歌只听周民说完,一时困惑不解,问道:“周大哥,你说我很有必要去参加白眉大侠的寿宴,此话怎讲?”

周民笑道:“柳兄弟,你有所不知,白眉大侠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德高望重,乃是一位大侠客,无人不尊敬他。这一次,他举办寿宴,明说是寿宴,其实是一次江湖道上的大集会。在半年之前,他便广发英雄帖,召集江湖各路英雄好汉同聚冀州眉庄,拜寿是小,主要还是商量诛杀江湖十大恶人之事,你哥哥我,哈哈哈···,居然也在他的邀请范畴之列!”

柳长歌见周民眉飞色舞,很是得意,好像参加这次寿宴是莫大的光荣似的,便想:“这位白眉大侠,看来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了,如此重要的武林名宿,拜访是应该的,届时更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侠客,一定非常热闹了,说不定能够结交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日向奸王复仇,便多了几分胜算。”

柳长歌说道:“白眉大侠是要作为代表,诛杀黑大圣与白日魔么?”

周民道:“黑白二鬼不正是江湖十大恶人吗?近些年来,江湖上多少腥风血雨,都是被十大恶人所挑起来的。这次由白眉大侠出面,无非顺应大家的意思。召集三山五岳,四海好汉,济济一堂,便是凝聚力量,为武林除此大害,还江湖一个太平世界,顺便剪除奸王的左膀右臂,一举两得。”说到此处,周民声色俱厉,十分愤慨。

原来,近些年来奸王童忠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新招募了一大批能人异士为其所用,手下的“月亮门”力量扩充了近三倍。

十大恶人中,除了黑大圣和白日魔,早早被童忠收服之外,更有破戒和尚、毒书生、马王爷、贼老道四人成为他新的帮手,助纣为虐。十大恶人之中已有六人纳入童忠麾下,且十大恶人的武功居于江湖一流水平,甚至比很多门派掌门,帮主还要高。

有六人助阵,为童忠卖命,童忠巧立名目,结党营私,更加肆无忌惮,于是近些年,武林人士不断寻找童忠的麻烦,想要除了这个大奸臣,更有多名武艺高超的侠客混入京城刺杀,有一次差点成功,吓得童忠三个月寝食难安,致使后来童忠非常痛恨江湖门派,于是派六个恶人,暗中调查此事,残害武林人士,诏安各个帮派,一时间,说不清的江湖侠士死于六人之手,引得武林中人心惶惶,这才有了冀州眉庄英雄集会共商除掉十大恶人之举。

柳长歌练成武艺,便是为了收拾黑白二鬼,杀奸王,除胡虏,替天行道,他暗暗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去参加这次寿宴,便道:“周大哥,于情与理,小弟愿意与你同往,不过···”

周民看柳长歌面带难色,不等他把话说完,问道:“柳兄弟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柳长歌笑道:“难言之隐却是没有,只是眼前有些事情束缚了手脚,脱不开身,不如周民大哥先行一步,等待九月十五,我必到冀州去寻你。”

周民则笑道:“我左右无事,距离眉庄集会时间还早,遇到你之前,我本想着一路慢慢地走,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行侠仗义。既然别人的事我能帮,难道朋友的事我袖手旁观么?柳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可能告诉我么?若有我出力的地方,我绝不含糊。”

柳长歌也在发愁祭拜张万豪之后,一个人前往南泽城,身单力薄,禹禹独行很是寂寞,既然周民主动请缨,且无要紧事,他自然欢迎,便把自己的要去南泽城寻找师傅的事情说了。

但是柳长歌真正的身份,黄青浦的名字却没有说,只道他是要找黑大圣和白日魔寻仇,自己与师傅、师兄走散了。

至于困在山谷,遇到顾向前骸骨,学了武功的事,那是对谁也不能说的。

固然是柳长歌说得不清不楚,刻意隐瞒着什么,漏洞百出,周民却仍是听得认真,他“哦”了一声,笑着说:“原来柳兄弟还有如此遭遇,黑白二鬼伤天害理,坏事做尽,不除不行了,我随你去南泽城找你师傅去。柳兄弟剑法不凡,令师自然也是江湖剑术名流,我当拜访高人。”

柳长歌苦笑道:“我们分散多年了,不知师傅和师兄们还在不在原地。”

周民笑呵呵地道:“柳兄弟,你别气馁啊!怎么还不等找,就先唱衰了?江湖虽大,可藏不住龙虎之人,你师父即是前辈高人,定然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我别的没有,朋友确实还有一堆。不巧,南泽城附近,也有好几个,若是真找不到,我便把他们全发动起来,不愁不成。”

柳长歌拱拱手,说道:“周大哥,你我陌路之交,你却如此卖力,我真不知道如何谢你了。”

周民为人豪爽,说道:“柳兄弟,你又折煞我了,‘谢’这个字,以后莫要再提,咱们都是朋友了,为朋友两肋插刀,那不是江湖人应该做的吗?再有,令师叫什么呢,我也好托朋友给你打听。”

柳长歌心头一凛,一时犯难,他若说出师傅的真实姓名叫“黄青浦”,岂不等于告诉周民,他是天山门徒了么?他想:“周大哥走遍江湖,一定知道我师傅的名号,连隐居道人四个字也不能说,这可怎么办才好?”

柳长歌兀自想着,又不能拖得太长,为了不让周民起疑,作出努力回想的样子,灵机一动,想起师傅以前对外称呼自己姓“秦”,至于后面叫秦什么,真不记得了,于是说道:“周大哥,我师父他老人家身份很是隐蔽,不愿意被人提起,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是姓‘秦’!”

周民双眉一皱,想了想,朗声道:“若是如此,倒也不难办!江湖上姓‘秦’的剑术大家,应该不多,咱们先去南泽城找找看,如果没有找到,我再发动江湖上的朋友。”

柳长歌十分感激,说道:“周大哥,有劳了。”

周民努嘴道:“哈,现在不说‘谢谢了’,柳贤弟还是那么见外,咱们是初次见面,你不知道我为人,慢慢相处吧,你就明白,周大哥是怎样的人了,别客气。”

正说着,空闻忽然走了上来,打断道:“小兄弟,时候不早了!”

原来闻和尚一干人已经帮助郑老五把郑家四虎的尸体收敛完毕,并且在一边等了很长时间,见柳长歌和周民相谈甚欢,不忍打扰。

柳长歌恍然大悟,一看日头西偏,想起还要去祭奠张前辈,很不好意思的道:“空闻大师,你看看我,一遇到朋友,就把正经事给耽误了,咱们这就走吧。”

周民哈哈大笑,说道:“谁说不是,这就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了,我随大师,一起去张英雄的坟前祭拜吧。”

空闻向周民合十一笑,说道:“这位施主,手刃郑家四虎,为民危害,英雄壮举,令人钦佩,江湖豪杰,本是一家,惺惺相惜,若得好汉同行,我师父泉下有知,自然欢迎。”

随后,一行人与郑老五道别,踏上了寻找张万豪坟茔的道路。

柳长歌在前头带路,时时回忆着张万豪带着自己逃避黑白二鬼追杀走过的路,还好他记性不错,在山林中绕了几绕,没浪费太多时间,便摸到了巉岩山坡,众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借助藤蔓爬上去,见到了沼泽地。

这时的已是日暮,天然渐渐昏暗下来,沼泽地里不见一人,芳草萋萋,连接着不远处的树林,天空中,只有几只零星的飞鸟振翅归巢,北方的苍穹,挂着一两颗星辰,柳长歌想起李开和王山二人,不知他们在不在林中,便告诉其他人,张万豪的坟茔就在林中,可要防范着林中有人。

周民大为不解,问道:“莫非前面的树林中,有柳兄弟的仇人?”

柳长歌黯然一笑,怎能说自己几日之前,刚从树林后的山谷里爬上来,那样势必会给周民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柳长歌话锋一转,尴尬道:“当日,张前辈护我逃到此处,命丧敌手,我对此地,大为忌讳。”

周民笑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看此地隐藏于红莲山腹地,人迹罕至,换做平时,若非柳兄弟引路,我绝想不到,山坡之上,竟然别有洞天,什么人会找到这个地方来?柳兄弟只管放心,倘若真遇到人,不一定就是坏人,真是坏人,你的长剑,还料理不了他么,我看你的剑法,足以对付黑白二鬼了。”

听到周民的赞美,柳长歌微微一愣,不禁有些飘飘然,心说:“难道我的武功真的可以与黑大圣和白日魔一较高下了?”


     梁妈哼声道:“什……什么人?,我们又何必跟那种人一般见识碎碎的历史尘埃含着温润的水汽正站在大殿的瓦砾间,看着他痴待尔成人,吾授也。”羲之拜请:“的善与爱,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因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