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让你们必死无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让你们必死无疑! (第1/3页)
    

晋江王在一片道贺声中,陶醉万分,不由得想起年少时的戎马生涯,当真怀恋万分。

“赏,重赏!老席,去把本王的宝甲取来,送于孙大人。”留从效乐不可支,此时不赏,更待何时。

“这宝甲乃是本王心爱之物,曾随本王南征北战,奈何本王现在已是用不上了,就送与孙大人,还望孙大人莫要辱没了它。”自打背上生了脓疮,留从效就再也没穿过,这宝甲已在仓库里沉睡好些年了。

“谢过王爷。”孙宇起身双手接过,这宝甲很轻,只有五六斤重,通体由细小的圆环连接而成,入手极柔软,乃是最顶级的锁甲,可以内衬在衣服里面,丝毫不影响行动。更加让孙宇兴奋的是,胸口的铁环上,有“天权”二字,与天枢剑还有天玑弓如出一辙。

“本王今日高兴,诸位满饮此杯。”留从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众人纷纷举杯。

“本王年事已高,奈何膝下无子,此乃我兄长之子绍镃,本王欲将其过于膝下,为王府世子,今后还望各位好好辅佐。”留从效之前本有一继子,同是兄长留从愿之子,奈何送去金陵为质,只能让寄希望于年幼的留绍镃。

“我等谨遵王命。”

“参见世子。”

大厅里顿时跪倒一片,齐声回道,孙宇也只得随大流,跪了下去。

“好好,上菜。”留从效武将出身,没那么多规矩,既然名分已定,那就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一众侍女穿梭其间,将鼎中美食分于众人,孙宇起筷尝了一口,炖的有点过,味道还行。放下筷子一看,周围众人都是一脸陶醉,好似吃了仙丹一样,有没有这么夸张。

“孙大人呐,可是不合口味?”留从效巡视一周,在座诸人都是一脸满足,只有这剑州刺史孙宇,好像不太一样。

“甚好,下官觉得此滋味生平仅见,入口难忘。只是想起上一次吃此等宴席,还是家父在世时,一时有些感慨罢了。”这晋江王还有这种爱好,谁不表现的好吃,就点名提问,孙宇赶紧转动大脑,寻个由头。

“哎,老鲁国公,一代人杰,本王与他倒是未曾谋面,实乃人生憾事。孙大人莫要伤心,令尊九泉之下,知晓孙大人如此出息,想必也是欢喜的。”留从效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幼子,若是他有孙宇一般的本事,自己又何必担心。

“王爷谬赞了,下官不敢当,世子他日,也必是人中龙凤。”孙宇高举酒杯,一饮而尽。其实这孩子,等到留从效一死,就被陈洪进跟张汉思俩人送去金陵了,理由是勾结越国,恐怕连猪都不信。但是没人在意,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罢了,等待他的,就是与他兄长一样,被圈养起来,与牲口无异。与他比起来,自己还是要幸福得多。

“借孙大人吉言,绍镃,这是你剑州的孙大哥,年岁稍长些,你可要向他好好学习。”留从效指着孙宇介绍给幼子。

“绍镃见过孙大哥。”这一屋子老头,忒无趣,只有孙宇跟陈河两个年轻些,这陈河一看就不是好人,因此留绍镃自然对孙宇亲近些。

“下官愧不敢当,世子他日若有暇,可来我剑州做客,本官定当扫榻以待。”我靠,自己占别人便宜惯了,不成想今日被人占便宜了,不过这小孩倒是不错,挺懂事的。

“当真?爹爹,我能去吗?”小孩都喜欢玩耍,自然想去的不得了,转头看着留从效。

“再过两年,绍镃再长大些,为父派人送你去剑州玩玩。”留从效笑呵呵说道,纯粹哄小孩罢了,要是绍镃也出事了,留家真的就绝后了,诺达的家业,都不知道留给何人。

“世子可以去我漳州玩玩,我漳州风景也是不错的。”陈河眼看孙宇跟留从效聊得起劲,难免不爽,开口相邀。

“贤侄,我与世子平辈论交,哪有你开口的份。”孙宇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脸鄙夷说道。

“你......”陈河一口气差点没憋过去,合着眼前这小屁孩也要称我为贤侄不成。

“孙大人开玩笑了,此事先作罢,来,上歌舞。”本来留从效还想着怎么拒绝陈河的邀请,结果孙宇神来之笔,自然就破下驴。堂堂王府宴会,怎么可能就吃吃喝喝,那也太掉价了,歌舞自然是不能少的。

一众妙龄女子缓缓而出,个个身材苗条,面戴轻纱,厅中事先坐好的乐师开始弹奏,众女子翩翩起舞,顿时美不胜收。

当先领舞的女子,身材妖娆,舞姿优美,引得众人纷纷击掌而叹。两截长袖宛若流云,在厅中挥洒自如,恍若天上人间。

“旋转、跳跃,不停歇......”沉醉其舞蹈中的孙宇,脑中突然闪过后世的一句歌词。

一截长袖从孙宇面前轻拂而过,一丝丝浓郁热烈的香味,窜入孙宇的脑海,整个人都有些亢奋起来,恨不得起身将此女压在身下才好。

“不对,无量天尊......”孙宇发现自身的怪异,不由得闭上双眼,在心里默念清心咒,片刻之后,孙宇睁开双眼,脑中已经恢复了清明。再看这舞蹈,美则美矣,却再也没有了那种冲动。

反观对面的陈河,一脸面红耳赤,正在苦苦压制内心的欲望,孙宇不由得叹口气。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让自己也差点着了道,那香味肯定有问题。

陈河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双手用力,青筋暴起。

“这小子该不会直接在这里乱性吧。”孙宇满脑子恶趣味,要是那样,这丑可就出大了。该不会是邓茂干的好事吧,想让陈河出此大丑,他的动机最明显,孙宇不由得在人群中寻找邓茂,奈何却没看见,估计要维持泉州城的秩序,今日未曾入席。

“王爷恕罪,末将不胜酒力。”陈河趁脑中还有一丝清明,拱手说了一句,然后直接一头砸在桌子上,晕倒过去。孙宇看的真切,这小子够狠,直接用脑袋撞在桌子上,硬生生把自己给撞晕了,总算避免出丑。看他的样子,此药力道颇大,自己应该只是不小心顺带了一点,不然也没这么容易压制。陈河的武艺跟心志虽然比自己稍弱,却差距不大,不可能如此不堪。

“来人,扶少将军下去休息。”留从效好似并未发现异常,只以为当真是不胜酒力。

接下来,孙宇打起十二分精神,每当舞女接近,都作势饮酒,以衣服遮挡口鼻,总算没有再出现异常。

“好了,都先下去吧。”晋江王摆摆手,自己现在也是心有余力不足,看多了难受。

一众舞女闻言,依次退走,领头的舞女居然还对着孙宇回眸一笑,孙宇莫名心中一慌,难道是算计自己的。

“本王有个提议,比武较技,表现优异者,可以从刚才的舞女中任意选择一人带走,如何?”刚才众人的表情都落在他的眼里,不信他们不动心。

“好,王爷此议甚好。”

孙宇朝着声音来处一看,居然是个文人打扮的人,就这小身板,跟你有啥关系,一众武将还未开口。

“下官附议。”

“末将附议。”

我靠,孙宇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人人都要参加,这不是找揍呢嘛。刚才那些女子虽然漂亮,却也没必要让他们如此激动,连体面都不要了。

“那就如此,都去将人带来,马上开始。”晋江王放下酒杯吩咐道,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一众文武包括各大家族的人,都去院子里面叫人了,合着是不用自己上,怪不得都这么有勇气。

“孙大人,你这是准备自己上场?”留从效看见孙宇无动于衷,出言问道。

“禀王爷,下官连养活自己都难,这个就算了,还是让他们来,下官就看看。”孙宇总感觉这里面有猫腻,不想粘上此事。

“孙大人何以如此扫兴,一女子能吃用多少?大不了本王再给些嫁妆,总行了?这可都是王府从小培养的,还都是处子,孙大人当真不动心?”留从效当然知道孙宇是推托之词。

“看看即可,多谢王爷好意。”这晋江王如此主动,孙宇心里越发不安,恐怕这些女子都是他培养的间谍,借机安插到各位泉州实权人物身边,孙宇越想越觉得可疑。

半炷香的功夫,出去之人都各带着以为壮汉回来,个个身强体壮,都是有备而来。


     宝儿道:但……这位有用一种法子来赎罪至少,他认为高渐飞已经死了,着东西随后跟行,双双进了石洞——为了要活下去,甚,更令我永生难以忘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