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水到渠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水到渠成 (第1/3页)
    

徐福傳回來的消息,說的非常明確:他弄壞了乾坤淬金爐,無異于是要了秦始皇的老命,若是想要死里逃生,唯一的辦法就是謊稱自己的師兄乃是天仙下凡,不幾日內就會來給皇帝獻上長生不老的方法。秦始皇盡管將信將疑,可還是只能暫且放過徐福,等候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機會。

當然,假如一直沒有什么神仙師兄前來覲見,那么便等于是欺君之罪,前賬后賬放在一起算,非得把徐福碎尸萬斷了不可。

熄燈道長大感為難:“哎呀,我這個師弟啊,編什么瞎話不好,偏偏說我是神仙下凡,還要給皇帝老兒獻策,這我怎么做的來嘛。”

小黑甕聲甕氣道:“我說道長您好糊涂呀,你雖然不是神仙,可咱們這里不是有真神仙嗎?”

趙亮聽得大吃一驚,正待說話,只聽熄燈恍然大悟道:“對呀,貧道怎么如此糊涂?該打該打!”說著他向趙亮深施一禮:“仙長,看來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師弟急中生智,對皇帝提及神仙臨凡,而上天便讓小道在四方山遇見了您,怎么看都是緣分啊。還要懇請您出手搭救我的師弟才行。”

趙亮一腦門黑線,再次后悔自己當初編的無聊瞎話,結結巴巴道:“我……我……我也不一定能行啊……”

“準保能行的!”小黑對此信心百倍:“您老可是水瓶星座下凡,沒有搞不定的事情。”

長青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死命以頭撞地,哭道:“懇請仙長救救我師父,長青求求您啦!”

趙亮看看神情殷切的熄燈,又瞅瞅滿臉自信的小黑,心中暗嘆:完了完了,這回要去見秦始皇啦!

第二天一大早,苦命的趙亮就被熄燈道長、小黑和一眾弟子押著,前往咸陽大皇宮。

大伙兒來到宮門前,長青上前一步,對門口站崗的禁衛報上身份,說明來意。一聽對方講是“有神仙下凡,為陛下呈獻長生不老之方”,禁衛們不敢怠慢,慌忙飛奔著跑進宮里通稟。

功夫不大,一名老太監在幾位羽林將軍的陪伴下,一路小跑著來到宮門,開口便問:“不知是哪位尊仙駕臨?”

長青趕忙介紹趙亮:“這位是我師伯,水瓶星官降世,特來為陛下獻策。”

老太監聞言仔細打量趙亮一番,接著深施一禮:“還請仙長莫怪。我等皆是凡夫俗子,往往一時難辨真偽,不免怠慢尊駕。仙長可否移步面圣,在御前施展神通本領,好叫陛下圣斷。”

他這番話說的非常客氣而有分寸,但其實意思就是:你說你是神仙,可是誰也不知道真假,我們也看不出來。你還是得到陛下那里證明一下才算數。在那之前,你也別怪我們還不能把你當神仙看。

趙亮心道:反正來也來了,總沒有半路逃跑的道理。說起來徐福也算是自己的師叔祖祖祖祖,如果能救的話還是盡量救一救為好。

于是他向老太監微微頷首:“廢話少說——頭前帶路!”

一行人在老太監的引領下,穿過數道宮門,徑直來到秦始皇嬴政上朝議事的大殿。此時,早已經有內侍高聲傳喝:“陛下有旨,宣一眾方士入殿——”

隨著這聲傳召,老太監趕忙領著大伙兒入殿。一進去,趙亮他們才赫然發現,原來此時早朝剛剛結束,文武百官都還聚集在此。只見右邊站著百十來位錦衣高冠的文臣,而左邊皆是頂盔摜甲威風凜凜的武將,兩百多雙眼睛都齊刷刷的凝視著他們。

趙亮畢竟是當過東周大將軍的人,來在這種場合,倒也并不是很怵頭。但是熄燈道長、小黑和長青等眾弟子可就不同了。別說是滿朝文武,僅僅是守在門口的殿前武士,就把他們唬得戰戰兢兢。

老太監提醒眾人都留在原地跪倒,只讓趙亮和熄燈二人去前面參拜皇帝。

趙亮領著略微有些發蒙的熄燈,穿過朝臣們的隊列,一直來到王座的臺階前才俯身跪倒,山呼萬歲。

只聽御階上方傳來一個威嚴厚重的聲音:“哦?沒想到這閑云野士倒也頗懂禮數,平身吧。”

趙亮聞言站直身子,抬眼觀瞧,只見面前不遠處的高座上,一個身著黑色龍袍、頭戴五彩冕旒的中年男人,正目光炯炯的端詳自己。

我的天啊,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秦始皇嬴政嗎?哎呦我去,以前看電影電視劇,各種版本的秦始皇都見過了,今天可是活人本尊啊!

秦始皇端坐在龍椅之上,看著臺下的趙亮二人道:“你們是何方的術士,來見朕所為何事啊?”

趙亮定了定神,朗聲道:“陛下,我們是徐福的師兄,他叫熄燈,我叫趙亮。”

“熄燈?照亮兒?”秦始皇啞然失笑:“呵呵,你們兩個的名字還真是挺搭配的呀。朕聽內侍奏報,說你們之中有人是星宿下凡,可有其事?”

趙亮硬著頭皮答道:“不敢欺瞞陛下,我就是水瓶星臨凡。”

秦始皇聞言微微皺眉,還未來得及說話,只聽臺下有一人冷笑道:“一派胡言!陛下,切莫被這妖人誆騙。”

趙亮循聲望去,發現說話的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竟然跟熄燈的尺寸差不太多,只是更為魁梧了一些。那人須發皆白,身穿華美袍服,看上去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秦始皇聞言發問:“哦?國師何出此言啊?”

國師?趙亮心中一動:難道他就是北辰真人?

只聽北辰答道:“乾坤艮巽屬木鄉,寅申巳亥水神當。甲庚丙壬俱是火,乙辛丁癸土相傷。天界四方二十八星宿,無論是角、亢、氐、房、心、尾、箕,還是斗、牛、女、虛、危、室、壁,從來就沒聽說過還有個什么‘水瓶星’!此人分明就是在胡謅八扯,欺瞞圣上!”

秦始皇聽完北辰這話,眉頭皺得更緊了,沉聲問趙亮:“國師之言,你有何話講啊?”

趙亮不慌不忙的說道:“陛下明鑒,在場的諸位大人也可以評評理。每當咱們在夜晚仰望星空之時,難道數來數去就只是那二十八顆嗎?開玩笑!僅僅是銀河玉帶,便有數不清的星辰閃爍!北辰不曉得我水瓶星,只能說明他道行淺薄、孤陋寡聞而已。”

這一番話,說的似是而非,卻又合情合理,直懟的北辰真人有些啞口無言,一時間不曉得該如何反駁。

秦始皇略作沉吟,也不禁輕輕地點了點頭:“嗯,說得倒也在理,但是……你如何證明自己乃是下凡的星宿呢?”

趙亮正欲開口,沒想到北辰又搶道:“陛下,妖人狂言惑眾,實則包藏禍心。微臣方才正欲向您稟報,就在前日夜晚,正是旁邊那個叫熄燈的妖道,殺傷了七星子和微臣的上百門徒,毀了凌霄宮道場!此事還要請陛下給臣做主啊。”

北辰這么一說,包括秦始皇在內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整個朝堂上立時響起一陣輕微的議論之聲。

“竟然如此猖狂?!”秦始皇面色不善,沉聲道:“趙亮、熄燈,國師方才所言是真的嗎?”

趙亮感覺到秦始皇身上散發出一陣無形的殺氣,心里不由得一緊,但表面仍舊從容鎮定:“陛下,事情確實如此。不過這也怪不得我師兄熄燈。方才我說了,北辰道行淺薄,說起來他才真的是欺世盜名之輩!陛下您想想,熄燈僅憑自己一個人,便單挑了整個四方山凌霄宮,七星子再加上一百多徒弟都打不過他,誰有真本事,不是一目了然嗎?”

他不待北辰反駁,接著道:“我等道家方士術士,為陛下效力,憑的不是一口伶牙俐齒,而是真本領真修為,如此方能不辜負陛下的信任,早日成就長生大業。北辰你不想著反思自己技不如人,反而像個被欺負的小娘們兒一樣,還得哭著喊著求陛下給你做主,不覺得丟人嗎?!”

趙亮這一番連消帶打,氣得北辰真人渾身發抖,若不是現在身處朝堂,差點就要撲上去拼命。可是沒想到,秦始皇卻聽得十分受用。要知道,秦始皇愛的并非方士術士,而是長生不老的法門。對他而言,誰能讓自己長生,誰便說了算。所以,越是有本事的人,就越是有價值。除此之外,他才懶得理會什么是非曲直和術士之間的恩怨情仇。

方才北辰告狀,開始的時候,秦始皇還因為熄燈招惹了自己最崇信的國師而非常不滿,可是當聽完趙亮的話之后,他忽然意識到:對呀!這兩個人也是術士啊。既然能以一敵百,不正說明他們有真功夫真本領嗎?倘若此事是發生在軍中,一個人砍翻上百人,又怎么會被問罪呢?那絕對要立刻拜為大將,得到重用啊。

趙亮正是抓住了這種“天下英豪為我所用,只看能力,不問是非”的帝王心理,才成功的一擊必中。說到底,還是宮斗劇看多了,所以比古人多了上千年的經驗積累。

只聽秦始皇頷首道:“嗯,你這話聽上去……確實也有點道理啊。”北辰真人一口老血差點沒當場噴出來,瞠目結舌的看著皇帝,完全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么。

秦始皇接著道:“朕以前就聽人說過,你們術士之間也常有斗法之事,其兇險程度不亞于軍中比武較量。今日看來,這所言非虛啊。既然都是一心為朕效力,今后可不許這么粗暴啦,聽到了嗎?”

趙亮趕忙拱手答應:“草民遵旨,以后一定溫柔些。”

北辰真人的白胡子差點氣的飄起來:怎么著?殺了我上百門徒,就這么“罰酒三杯,下次注意”就算完啦?!這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嬸嬸都不能忍啊”!

他正打算開口抗議,忽然在大臣的行列中有人說道:“陛下,臣有所奏。”


     他的剑字说出口,孤松背脊上缩,甚至连手指也轻微地颤抖拿起一个装有液体的瓶子,扭开一根麻布扎成的发鬃,本来应该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生有所手接接,只可惜无论多可怕的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