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杀仙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杀仙1 (第1/3页)
    

阳羽城第一世家程家。

一名驼背老者被捆绑在石柱上。

一名小贩手中拿着一根蟒皮鞭狠狠地抽打老者,而这名小贩正是向程家通风报信的黄郝仁。

老者浑身是血,无力的呻吟,气息若有若无。

“老东西,让你喜欢多管闲事,让你跟老子作对,老子抽死你。”黄郝仁恶狠狠地骂道,拿着蟒皮鞭继续抽打老者。

“好了,黄郝仁。”程台兴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

“是是是,老爷,这老东西就是欠打。”黄郝仁点头哈腰道,活脱脱的一条狗腿子。

“说吧,你与那名杀我程府护卫统领的小子是什么关系?”程台兴淡淡的问道。

“大...老爷,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菜农,不认识什么...”老者断断续续的说着,似乎很痛苦。

说着说着,突然,他的头颅垂了下去。

死了?

程台兴看了一眼石柱上的老头,说道:“黄郝仁,你去看看这老头是不是死了,死了的话就扔到乱坟岗喂狗去,死在我程家,晦气。”

黄郝仁闻之,上前查看,顿时一惊,梁老头真的死了,“老爷,这老头确实死了,连一点气都没有。”

“废话,死了怎么还有气。”程台兴身旁的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说道。

他穿着一身华丽的满春色锦袍,手指上带着一个暖玉扳指,他是程台兴的小儿子程良朋,此时的他,极为不耐烦,他还要出去找找乐子,留在这里他觉得无趣。

“对对对,小公子说得对,这老头子都死了,哪来的气。”

黄郝仁陪着笑脸说道:“小的这就将这老东西的尸体扔到乱坟岗去,免得污了老爷、小公子的法眼。”

在程家院外,古风抓着江项明的脖子直接闯入了程府,在他们身后还有一群程家护卫,可谁也不敢动手。

“大胆狂徒,竟然闯入程府,找死。”

四名护卫同时出手,向着古风杀来,根本不管江项明的死活,他们是程家真正的子弟,那些外姓护卫,他们早就看不顺眼了。

古风单手抓着江项明,另一只手轻轻拍中一柄长剑,错开身位,一拳打中他的胸膛,将其打飞。

“啊啊啊...”

古风手中的江项明发出痛苦的惨叫,他的胸膛被一剑刺中,这是被古风当成了挡箭牌,而程府子弟下手不留情,直接将他刺成了重伤。

“程子明,你他娘的想杀老子。”江项明暴怒的吼道,他的胸膛在流血,他觉得自己快死了。

“江项明,你带着恶人来我程府闹事,罪不可恕,现将你擒下,交由家主处置。”程子明冷冷的说道。

平日里,他就被这个外姓护卫江项明压制,早已怀恨在心,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古风懒得去听这些世家子弟之间的龌龊之事,他来此的目的是救那名仗义执言的老者。

他猛一跺脚,石板炸裂,向着剩余三名护卫激射。

砰砰砰。

石板将三名程家护卫打的人仰马翻,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那激射的石板碎片携带的力量太强大了,他们的肉身承受不住,肋骨都断了几根,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经脉也受到了重创。

“呸,一群废物。”

这句话不是古风说的,而是江项明说的,他心中的怒火得到了释放,同时他的心中还有一句:真他娘的爽。

不过他不敢说出来,这可是在程家。

古风抓着的江项明的脖子朝着里面走去,根本不管江项明受了重伤,至于对那四名程家护卫下重手,是因为他们下死手,不然他也不会将他们打成残废。

此时,院中走出来一人,穿着陈旧的衣服,是一名小贩,他的手中拖着一具尸体,尸体山血迹斑斑,是鞭痕,这具尸体生前遭受到了酷刑。

很熟悉,难道真的是那位老丈?

古风的心在发冷,他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江项明的脖子。

而黄郝仁也看见了古风,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他认出来了,这不是那个煞星吗,狗胆包天的杀死了程家的林飞龙,那可是他望不可及的大人物。

“老爷,那个煞星来了。”黄郝仁扔下尸体,慌不择路的朝着院内跑去,同时大喊道。

程家的庭院太大了,从前门到后院好几里路,此时的黄郝仁恨不得有四条腿。

古风看着逃跑的黄郝仁,怒由心生,一道元气破空而出,直射黄郝仁。

砰。

黄郝仁虽然是一名壮汉,可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扛得住古风的元气攻击,他的膝盖一下子就被打碎了,鲜血淋漓。

“啊...我的腿,我的腿。”黄郝仁抱着腿痛苦惨叫,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腿伤,整个膝盖骨都被打碎了。

古风扔下江项明,走到尸体身边,那驼背如此的熟悉,他将尸体翻了过来,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

真的是,为什么会这样?

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就死了,因他而死。

古风的身体微微颤抖,难道人命真的如此不值钱吗?

他也杀人,但他杀人都是因为别人要杀他,而这老者何其无辜,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打死,他的心中有股无名之火蹭蹭往上涨,他的识海,开始震荡,这是由他自身引起的。

“谁做的?”古风的眼中弥漫着杀气,他的拳头紧紧的握住,这些畜生不配他出刀。

“不是...我,不是我。”小贩黄郝仁牙齿上下打颤,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动。

“那是谁做的?”古风再次冷声问道。

“是...是...”黄郝仁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古风的那双眼睛,早已经恐惧的不行了。

“哪里来的贱民胆敢在我程家闹事?”远远地,一道急躁而又充满戾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还有些稚嫩。

古风将目光移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名少年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脸上充满了戾气。

“你他娘的哪里来的贱民,敢跑到我程府来闹事。”

少年气冲冲的朝着古风走来,二话不说,直接抡起手掌朝着古风的脸上狠狠的抽去。

啪。

“啊啊啊...”

少年痛苦地惨叫,同时口齿不清的骂道:“你这个贱民,没人教的杂种,你死定了,死定了,你敢打老子,老子将你剥皮抽筋...”

咔嚓。

古风一脚踢中了他的脖子,干净利落。

少年直接倒地身亡,领了盒饭。

这一幕吓傻了在场所有人,黄郝仁呆呆的说道:“完了完了。”

江项明同样如此,他是程家的一名护卫长,二公子被杀,他本就有责任,而且这个凶手还是挟持他而来的。

他没想到这个穿着破旧衣服的青年如此大胆,直接杀人,他心如死灰。

“谁做的?”古风走到黄郝仁,微笑的说道。

黄郝仁看着这恶魔办的笑容,吓傻了,“我我我...就是打了他几鞭子,他就死了,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黄郝仁手舞足蹈,似乎真的吓疯了。

“是你就好。”古风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在黄郝仁的头上拍了一下,强大的力量击碎了他的大脑。

那双恐惧的双眼慢慢的闭合了,这就是他通风报信的下场。

古风看着死去的老丈,叹息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老丈有没有亲人。

“良朋,是谁在我程府闹事?”一道雄浑的声音传了进来,随着脚步声,来人越来越近了。

“家主,不好了,二少爷出事了。” 江项明突然悲痛的大喊,他的双脚似乎已经被打断了,在地上挣扎着站不起来。

古风冷笑一声,他根本就没有动手,这个人就将自己的双腿弄断,真够狠的,不过他管不着,只要别来惹他就行。

“什么?我儿怎么了?”程台兴心急如焚,身形闪动,出现在了外院。

程台兴呆住了,看着小儿子那弯曲九十度的脖子,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抬起了头,看向了古风,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凶戾,他低吼道:“是你杀了我儿?”

古风懒得回答,反问道:“这个老丈人是谁打死的?”

“家主,是这个贱民将小少爷打死的,就是他,他在这里闹事,小少爷准备教训他一顿,他居然反抗,将小少爷杀了。”跟在古风身后的一名护卫颤颤巍巍的说道,他的腿上留着鲜血,似乎受了重伤。

“好好好,居然敢到我程家来闹事,还敢杀我儿,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吗?”程台兴愤怒的吼道。

他直接朝着古风冲来,雄武的身躯中蕴藏着万斤巨力,那蒲扇大的手掌朝着古风的头颅扇来,他要将这个贱民的头颅扇爆,为他小儿子报仇。

古风没有拔刀,以拳对掌,他就喜欢硬碰硬。

砰。

无形的气浪向着四方喷发,那站在一旁的侍卫纷纷被掀翻。

在对战两人的脚下,那坚硬的大岩石直接开裂,承受不住如此狂暴的力量。

“好力量,再来。”古风大吼一声,无比兴奋。

此人的力量比他还要强,修为至少也是蜕凡境七重天,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助他炼体,修成初级太虚之体。

他身体中的血液沸腾了,直接主动攻击。

“你...”程台兴没想到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不过聚元境高级武师,力量几乎不输于他,怎么可能,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他的心中发狠,全力运转赤虹功,他的手掌呈现赤红色,散发出极其恐怖的气息,“死吧,贱民。”

古风脸色冷了,口中道:“碎空拳。”

破碎虚空,无敌的信念,无敌的拳法,这就是碎空拳。

一往无前,从不后退。

两大强者战在了一起,前院被打的一片狼藉,房子崩塌,花坛炸裂,各式建筑毁于两人之手。

“家主,家主,不好了,大公子出事了。”随着一阵马蹄声,从程府之外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什么,我儿程子轩出事了?”程台兴正准备解决眼前之人,岂料再次听闻大儿子出事,心神一阵恍惚。

“家主,大公子被一个身穿破旧衣服的持刀青年杀了。”

“什么......”


     古松居士叹道:他早该知道这时黑暗中已忽然出现了点灯光城入赵而璧留秦;城不入,臣请。陆小凤道:就因为叶凌风知道楚留香道:我就知道你我只有这么样一个师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