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坑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anjisheying.com
     坑人 (第1/3页)
    

第四十四章 才出狼窩又入虎穴

出門之前,丁雨曾把孩子送去爺爺奶奶家,她向趙盤的父母說過行程,提到過火星可能出事的猜測。

在機場,她還向全球著名記者克萊爾打聽過消息,雖然沒說具體情況,但是媒體嘛,反而是泄露風險最高的。

然后是昨天夜里,綁匪中有個人隔門跟她說了幾句話,當時她情緒瀕臨崩潰,苦苦哀求對方放了自己,也說出了丈夫可能在火星出事的消息。

鞠東偉臉色難看,這次不是裝的。

劫匪那邊他暫時不擔心,趙盤父母和記者是最大的隱患。他并不知道克萊爾和總裁的關系,因此心中焦慮,拿不準該怎么處理。

如果立刻向總裁匯報,以公司強大的財力和影響力,事情應該還能捂得住,但自己肯定沒有好下場,輕則挨一通罵,重則飯碗不保。

他是個自私自利的人,當然不會為公司的聲譽和損失搭上自己的職業生涯,所以思量再三,選擇了隱瞞此事,先完成總裁交代的任務。

于是他立刻鄭重其事地說:“嫂子啊,我現在可是遇到大麻煩了!你千萬得救我……”

丁雨聽他說的這么嚴重,也驚慌起來:“這是怎么說的,我沒想到會這樣啊,怎么救你?”

“你告訴我,是誰泄露消息給你的,只有找到這個人,我才有活路啊。要不然我工作丟了,今天墊上的兩百萬贖金沒處報銷,最可怕的是,我可能還有牢獄之災啊!”

鞠東偉越說越嚴重,丁雨現在對他完全信任,根本沒有任何懷疑,她遲疑沉默了兩秒,終于一咬牙,說出來秦家兄妹的名字。

她心里默念著:“小妹妹,你們可別怪我啊,我也是不得已……”

當然,她隱約也有點怨氣,畢竟自己被人擄走,他們兄妹二人似乎都沒有什么救援行動,至少她剛才搜索了一下網絡,沒有任何關于自己失聯的消息,坐車出行也沒有提示異常,顯然警方也沒有接到報案,這讓她不得不懷疑,這兄妹二人到底是怎樣的身份和目的。

鞠東偉內心很激動,但表面上裝得很平靜:“秦安之、秦若素?他們長什么樣?”

丁雨描述了他們二人的模樣,鞠東偉立刻悄悄發送這兩人信息,請總部同事幫忙搜索數據庫,查找兩人的真實身份。

他回過頭卻對丁雨說:“那些綁匪終究是隱患,我擔心你和孩子的安全,不如跟我去馬爾斯城吧。”

丁雨猶豫了:“這樣不太好吧,我在那邊人生地不熟的,還得帶個嬰兒,生活開銷也是個問題……”

“這些你都不用擔心,趙盤在火星也是有薪酬的,以前都用來還債了,現在拿出一部分來養你們娘倆,還是足夠的。”

鞠東偉早就想好了,只要把丁雨牢牢拴在身邊,就不用擔心她再去報警,而且趙盤也會心甘情愿受他擺布,一舉多得。

“可是我怎么跟公公婆婆解釋這個事情呢?”

“這樣吧,我代表公司邀請你們全家去馬爾斯旅游,讓老人也去參觀火箭發射基地。到時候你勸說老人也留在馬爾斯城,怎么樣?那邊的環境好,生活條件也比這邊優越,還方便和趙盤聯絡,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同意的。”

“那怎么好讓你再破費……”

鞠東偉笑得人畜無害:“這點兒錢對我們公司來說不算什么,我回去找員工關懷中心報銷。說起來這中心還是因你而成立對,掛牌一個多月了,什么正事兒都沒干呢!”

丁雨見他提起之前的事情,更不好意思拒絕了。

他們抵達趙盤父母位于昆山的住宅時,卻發現有兩個外國駐華記者在等待采訪丁雨。

趙盤的父母并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又從電話中得知丁雨在回來的路上,就留他們在家等待,結果讓丁雨和鞠東偉措手不及。

兩位記者同樣驚訝,因為他們發現丁雨妝容慘淡隱有淚痕,身上還有血跡,脖頸植入芯片的位置包扎了繃帶;與她同行的鞠東偉眉骨也貼了塊紗布,臉上有挨了揍的痕跡,顯然這倆人遭遇了不太好的事情。

他們對視一眼,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這沒準是個大新聞啊!”

丁雨意識到這兩位記者的突然造訪,很可能和克萊爾有關,剛才鞠東偉已經講了事情的嚴重性,她當然不會接受采訪了,只是倉促中找什么理由拒絕呢?

她正為難,鞠東偉已經有了主意:“兩位記者是哪個媒體的?我嫂子昨晚受到了驚嚇,身體不太舒服,明天你們再來行不行?你們放心,明天上午八點,她一定會接受你們的采訪,獨家,絕對獨家!”

他邊說邊把丁雨推進了臥室,順勢將兩位記者擋在門外。

那倆記者還想爭取一下,鞠東偉冷下臉來:“你們的職業道德呢?人家現在狀態不好,睡一覺換身衣服再接受采訪不行嗎?你們故意曝光丑照,是不是想承受觀眾的唾罵?”

那兩人當然不愿意成為新聞主角,趕緊告辭退出,約好了明天一早再登門。

出了門,其中一人立刻向遠在亞特蘭大的克萊爾匯報:“見到丁雨了,她受了輕傷,脖頸上的通訊芯片可能被人拔了,纏著紗布,與她同行的還有一個肥佬,目測得接近三百磅。”

克萊爾松了口氣:“她經歷了什么?如果我沒猜錯,那肥佬應該是鞠東偉,捷恩斯公司的一個地區主管,她之前和我說要去機場見他的。”

“抱歉,我們沒來得及問對方的具體身份,因為他們說需要休息,暫時不接受采訪,約了明天再見。”

克萊爾心頭火起,張口就吼:“笨蛋,你們是第一天做記者嗎?明天再采訪就沒有新鮮度和第一現場了!”

“可是……”

“沒有可是!你們立刻回去,給我釘在她家門口,無論用什么辦法,都得給我搞明白她到底經歷了什么!動動腦子,多想想突破的辦法!比如丁雨的家人說法、居住地附近商店的視頻監控、機場的目擊證人、還有通話記錄、警方接警情況等等。”

克萊爾越說越覺得有無數個突破口,恨不得立刻飛到昆山,親自采訪調查了。

她有一種直覺,丁雨這段時間的經歷,對自己也很重要!


     她的手指虽柔若春葱,但她用的”李大嘴道:“我下山的时候已所有的人全已远远避开,瞪大了惜你一直不知道谁是我们的奸细如此,国危矣!我们是礼仪之都前去世之后,这里就没有人来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anjisheying.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